?
熱門TAG:?HEYZO中文字幕無碼_HEYZO高清中文字幕在線
您的位置:首頁 ? 玄幻仙俠 ? 西游記捆綁版
西游記捆綁版


話說西天道上,有七個妙齡女子,聚在一處修煉,得天地之靈氣,采日月
精華,修得半仙之體。怎生得?閨心堅似石,蘭性喜如春。嬌臉紅霞襯,朱唇絳
脂勻。蛾眉橫月小,蟬鬢疊云新。若到花間立,游蜂錯認真。

  七個女子,大的不過雙十,小的只有二八,芳名喚作慕容紅、羅小橙、黃賽
玉、沈綠珠、方青兒、蘭美貞、肖阿紫。

  七個女子,平日里聚在一處蹴鞠玩耍,倦怠了就到湯泉里洗浴。那泉有來曆
:自開辟以來,太陽星原貞有十,后被羿善開弓,射落九烏墜地,止存金烏一星,
乃太陽之真火也。

  天地有九處湯泉,俱是衆烏所化。那九陽泉,乃香冷泉、伴山泉、溫泉、東
合泉、潢山泉、孝安泉、廣汾泉、湯泉,此泉乃濯垢泉。

  有詩爲證,詩曰:

  一氣無冬夏,三秋永注春。炎波如鼎沸,熱浪似湯新。

  分溜滋禾稼,停流蕩俗塵。涓涓珠淚泛,滾滾玉團津。

  潤滑原非釀,清平還自溫。瑞祥本地秀,造化乃天真。

  佳人洗處冰肌滑,滌蕩塵煩玉體新。

  那浴池約有五丈余闊,十丈多長,內有四尺深淺,但見水清徹底。底下水一
似滾珠泛玉,骨都都冒將上來,四面有六七個孔竅通流。流去二三里之遙,淌到
田里,還是溫水。真是個天生造化,地設佳所。

  卻說這一日,佳人們玩耍蹴鞠,正是得興。有詩爲證:

  飄揚翠袖,搖拽緗裙。飄揚翠袖,低籠著玉筍纖纖;搖拽緗裙,半露出金蓮
窄窄。形容體勢十分全,動靜腳跟千樣翙。拿頭過論有高低,張泛送來真又楷。
轉身踢個出墻花,退步翻成大過海。輕接一團泥,單槍急對拐。明珠上佛頭,實
捏來尖涘。窄磚偏會拿,臥魚將腳歪。平腰折膝蹲,扭頂翹跟翙。扳凳能喧泛,
披肩甚脫灑。絞襠任往來,鎖項隨搖擺。踢的是黃河水倒流,金魚灘上買。那個
錯認是頭兒,這個轉身就打拐。端然捧上臁,周正尖來卒。提跟慘草鞋,倒插回
頭采。退步泛肩妝,鈎兒只一歹。版簍下來長,便把奪門揣。踢到美心時,佳人
齊喝采。一個個汗流粉膩透羅裳,興懶情疏方叫海。

  言不盡,又有詩爲證,詩曰:

  蹴荬當場三月天,仙風吹下素嬋娟。汗沾粉面花含露,塵染蛾眉柳帶煙。翠
袖低垂籠玉筍,緗裙斜拽露金蓮。幾回踢罷嬌無力,云鬢蓬松寶髻偏。

  佳人們玩罷,正要去溫泉洗浴,忽然來了個和尚。和尚是誰?

  靈通本諱號金蟬,只爲無心聽佛講,轉托塵凡苦受磨,降生世俗遭羅網。
  投胎落地就逢兇,未出之前臨惡黨。父是海州陳狀元,外公總管當朝長。
  出身命犯落江星,順水隨波逐浪泱。海島金山有大緣,遷安和尚將他養。
  年方十八認親娘,特赴京都求外長??偣荛_山調大軍,洪州剿寇誅兇黨。
  狀元光蕊脫天羅,子父相逢堪賀獎。複謁當今受主恩,淩煙閣上賢名響。
  恩官不受愿爲僧,洪福沙門將道訪。小字江流古佛兒,法名喚做陳玄奘。

  那唐僧端著一個紫金缽盂,走上橋頭,應聲高叫道:「女菩薩,貧僧這里隨
緣布施些兒齋吃?!?br/>
  那些女子聽見,一個個喜喜歡歡拋了針線,撇了氣球,都笑笑吟吟的接出門
來道:「長老,失迎了,今到荒莊,決不敢攔路齋僧,請里面坐?!?br/>
  三藏聞言,心中暗道:「善哉,善哉!西方正是佛地!女流尚且注意齋僧,
男子豈不虔心向佛?」

  長老向前問訊了,相隨衆女入茅屋。過木香亭看處,呀!原來那里邊沒甚房
廊,只見那……

  巒頭高聳,地脈遙長。巒頭高聳接云煙,地脈遙長通海岳。門近石橋,九曲
九灣流水顧;園栽桃李,千株千顆斗秾華。藤薜掛懸三五樹,芝蘭香散萬千花。
遠觀洞府欺蓬島,近睹山林壓太華。正是妖仙尋隱處,更無鄰舍獨成家。知

  有一女子上前,把石頭門推開兩扇,請唐僧里面坐。那長老只得進去,忽擡
頭看時,鋪設的都是石桌、石凳。

  長老暗自思忖道:「這去處少吉多兇,斷然不善?!?br/>
  衆女子喜笑吟吟都道:「長老請坐?!归L老沒奈何,只得坐了,少時間,打
個冷禁。

  衆女子問道:「長老是何寶山?化什麼緣?還是修橋補路,建寺禮塔,還是
造佛印經?請緣簿出來看看?!?br/>
  長老道:「我不是化緣的和尚?!古拥溃骸讣炔换?,到此何干?」

  長老道:「我是東土大唐差去西天大雷音求經者。適過寶方,腹間饑餒,特
造檀府,募化一齋,貧僧就行也?!?br/>
  衆女子道:「好,好,好!常言道,遠來的和尚好看經。長老稍坐,待我們
洗浴完畢,自去辦齋?!?br/>
  說話間女子們一窩蜂般轉到后院去了,止留得三藏在屋里端坐。不一時,唐
僧腹中饑餓,走又走不得,進又不得進,徘徊了半日,只聽得后院嬉笑之聲,唐
僧慢慢循聲走去,放眼一望,只見屋后又有三間亭子,亭子中近后壁放著一張八
只腳的板凳。兩山頭放著兩個描金彩漆的衣架。那些女子一齊脫了衣服,搭在衣
架上。但見……

  褪放紐扣兒,解開羅帶結。酥胸白似銀,玉體渾如雪。肘膊賽凝胭,香肩欺
粉貼。肚皮軟又綿,脊背光還潔。膝腕半圍團,金蓮三寸窄。中間一段情,露出
風流穴。

  那女子都跳下水去,一個個躍浪翻波,鳧水頑耍。唐僧念道:「善哉!善哉!
出家之人,不該覷探女流,這頓齋不化也罷!」沒奈何,甩手走了。

  唐僧回到林中,八戒問道:「師父啊,可曾化得齋飯?」

  唐僧紫漲了面皮,道:「本有七個女施主要布齋,奈何在后面沒完沒了洗浴,
爲師等不得,只好出來?!拐f話間,惱了一個人,誰?正是那五百年前大鬧天宮
的齊天大圣孫悟空。

  那行者暗嗔道:「好個女菩薩!竟把我家師父晾起來,自己在里邊洗澡玩耍。
待老孫施展手段,擺布你們,才知道老孫厲害?!?br/>
  正想間,八戒聽得里面有七個女子,興沖沖地說:「師父,我去催催她們快
些洗便是!」說完往里便闖。

  行者暗想:「八戒此去,定和那丫頭們一番周旋,若是女子們起身溜了,著
實不濟。待我去助他一力,只送他一個絕后計,教丫頭們動不得身,出不得水,
多少是好?!购么笫?,捏著訣,念個咒,搖身一變,變作一個餓老鷹,但見:

  毛猶霜雪,眼若明星。妖狐見處魂皆喪,狡兔逢時膽盡驚。鋼爪鋒芒快,雄
姿猛氣橫。會使老拳供口腹,不辭親手逐飛騰。萬里寒空隨上下,穿云檢物任他
行。

  呼的一翅,飛向前,輪開利爪,把那衣架上搭的七套衣服,盡情叼去,徑轉
嶺頭,現出本相來見唐僧、沙僧道:「你看?!?br/>
  那沙僧迎著對三藏笑道:「師兄原來是典當鋪里拿了去的?!?br/>
  唐僧道:「怎見得?」

  沙僧道:「你不見師兄把她些衣服都搶將來也?」

  行者放下道:「此是后院女子們穿的衣服。我用眼睛一望,見那女子本是七
個妖精,怕八戒拿她們不住,就變做一個餓老鷹,叼了她們的衣服,這些女娃子
都忍辱含羞,不敢出頭,蹲在水中哩?,F八戒已去和她們周旋,我等快隨師父上
路罷?!?br/>
  沙僧聞言道:「七個妖精,不知二師兄拿不拿得住,待我去幫他一把?!?br/>
  行者道:「你只去采些山間柔韌老藤,在后洞口埋伏,那女子受八戒調弄,
定不顧廉恥,一發逃將出來,你那時便抓一個縛一個,抓兩個縛一雙,我陪師父
到山前等候,到時自然給你請功?!股成沧套痰厝チ?。

  且說八戒抖擻精神,歡天喜地舉著釘鈀,拽開步,徑直跑到那里。忽的推開
門看時,只見那七個女子,都蹲在水里,口中亂罵那鷹哩,道:「這個匾毛畜生!
貓嚼頭的亡人!把我們衣服都叼去了,教我們怎的起身!」

  八戒忍不住笑道:「女菩薩,在這里洗澡哩,也攜帶我和尚洗洗何如?」那
女子們見有男子闖入,恰如油鍋里撒了一把鹽,登時尖叫連連,亂成一團。

  大姐慕容紅作怒道:「你這和尚,十分無禮!我們是在家的女流,你是個出
家的男子。古書云:七年男女不同席,你好和我們同塘洗澡?快些滾出去!」

  八戒道:「天氣炎熱,沒奈何,將就容我洗洗兒罷。那里調什麼書擔兒,同
席不同席!」

  呆子不容說,丟了釘鈀,脫了皂錦直裰,撲的跳下水來,女子們心中煩惱,
一齊上前要打。不知八戒水勢極熟,到水里搖身一變,變做一個鲇魚精。女子們
罵道:「和尚哪里去了?」只聽見那邊蘭美貞驚叫一聲,原來八戒潛入水中,只
在那女子們腿襠里亂鉆。

  女子們護著羞處,就都摸魚,卻拿他不住。東邊摸,忽的又漬了西去;西邊
摸,忽的又漬了東去;滑傣蜱的,把這七個女子的玉穴都戳弄個遍。原來那水有
攙胸之深,水上盤了一會,又盤在水底,不一會兒,把丫頭們都盤倒了,喘噓噓
的,不知是走是留。

  慕容紅大罵道:「好你個不知羞恥的和尚,變成鲇魚羞辱我們!」正罵間,
不防八戒現了真相,劈手抱住,按在水里,只把慕容紅淹得咕嘟嘟嗆水。

  女子們慌了手腳,也顧不了羞恥,只是性命要緊,便用手侮著羞處,跳出水
來,一個個赤條條地,都向亭外跑去。

  剛跑出亭外,正遇見沙僧攔住,大喝道:「妖精哪里跑?」

  少女們雖會些武藝,奈何赤身裸體縮手縮腳,驚叫聲中,方青兒被沙僧一把
擄住,反扭住雙手,用藤條捆綁了,其他女子趁亂逃走。

  方青兒破口大罵:「淫僧放手!男女授受不親,你綁我作甚!」一邊用兩只
光腳拼命踢踹。

  沙僧笑道:「好個沒開苞的小蓮蕊,待我把你腳也綁了,看你如何踢蹬?」

  說著把方青兒雙腳倒扳,捺于臀后,捆做一團??蓱z方青兒無法掙扎,一個
高挑身材的女郎,竟被綁得象個沒腳蟹一般。

  再說八戒按住大姐慕容紅,在水中一頓猛灌。慕容紅雖有些水性,哪里抵得
住八戒天蓬元帥出身?兩人象兩條鰻魚在水中扭動沈浮,八戒覷個破綻,一把揪
住慕容紅的長發,另一只手就在她腹下多肉處亂摳。俗話說:女兒家讓人揪住了
辮子,就是海龍王的水性也反抗不得。慕容紅連嗆了幾口水,想要屏住呼吸,腹
下卻痛癢難當,只覺一陣頭暈目眩,便昏厥過去。八戒見她不動了,這才把她撈
上來,濕淋淋地橫抱在懷里,走出池來。

  只見洞口沙僧也擒住了一個丫頭,正按在地上用藤條綁縛哩,八戒喜道:「
師弟哪里摘來的藤條?也借我些捆捆!」

  沙僧道:「都是大師兄神機妙算,讓我摘了藤條在這里埋伏,正好這群女子
跑出來,我便順手抓了一個。藤條尚有許多,師兄盡管用便是?!?br/>
  八戒便撿了些柔韌結實的,把慕容紅扶起,雙手反背,抹肩頭,攏二臂,三
纏五道的,五花大綁地捆縛了。

  可憐慕容紅昏迷不醒,任由著八戒綁縛。一邊方青兒看在眼里,急得直叫:
「大姐!快醒醒!混賬妖僧,你們敢綁我大姐,一會兒等我那些姐妹們把你抓住
碎尸萬段!」

  八戒沙僧也不理她,把慕容紅捆綁妥當了,把方青兒也拽起,一人一個扛在
肩頭,喜孜孜地向唐僧請功去了。

  再說那些女子躲過沙僧的攔截,一個個赤條條的,跑入院中,侮著那話,走
入石房,揀幾件舊衣穿了,徑至后門口,點齊人數,少了大姐和五妹。

  羅小橙跺腳道:「定是被那長嘴妖怪捉去了!姐妹們,拿好兵刃,我們去前
山找他們算賬!」五個女子各挺刀槍,殺將出來。

  悟空見沙僧和八戒擒住了兩個女子,正歡喜間,忽見其余五個女子橫眉怒目,
手持兵器沖出洞外,爲首的是二姐羅小橙,手執雙股劍;三姐黃賽玉,使一桿素
櫻槍;四姐沈綠珠,拿一口繡絨刀;六妹蘭美貞,提著一條七星軟鞭;小妹肖阿
紫,手中一對娥眉刺。五個女子柳眉倒豎,杏眼圓睜,沖到近前大罵:「何處妖
僧,快放了我們姐妹!」

  方青兒見救兵到了,喜出望外,喊道:「姐姐們救我!」

  悟空笑道:「五個丫頭不知天高地厚,光著屁股跑就跑了,又穿上衣服回來
送死,待俺老孫把你們一個個生擒活捉了,脫光衣服,和這倆綁在一堆受用!」

  羅小橙啐道:「潑猴!看劍!」舉劍便砍。

  行者忙挺棒相迎。但見:

  裙釵本是修仙體,爲姐懷仇恨潑猴。行者雖然生狠怒,因師路阻讓娥流。女
流怎與男兒斗,到底男剛壓女流。這個金箍鐵棒多兇猛,那個霜刃青鋒甚緊稠。
劈面打,照頭丟,恨苦相持不罷休。左擋右遮施武藝,前迎后架騁奇謀。

  悟空暗道:「好武藝!世間這般年輕女子,有此武功,真世間罕有矣!」三
姐黃賽玉見二姐久攻不下,恐二姐失手,急挺素櫻槍,上前助戰。兩女夾一男,
直殺得天昏地暗。沈綠珠、肖阿紫上前,自有八戒、沙僧敵住。蘭美貞提起軟鞭,
向唐僧沖去,唐僧大叫道:「徒弟救我!」

  悟空見師父危急,忙拔下幾根毫毛,向空一擲,道:「變!」毫毛化成一群
小猴,圍住蘭美貞,胡抓亂撓。

  蘭美貞鞭長莫及,打這個,又來了那個,一會兒抱腿,一會兒摟腰,甩不掉,
打不脫,一失神間,七星軟鞭被人家劈手奪去。蘭美貞在這些姐妹中本來武功就
弱,此時沒了兵器,更是心慌意亂,待要轉身逃脫,早被小猴將雙腿抱住,撲地
按倒。

  小猴們將蘭美貞裙帶子解了,打散云鬢,剝去繡鞋,衣衫兒扯得粉碎,又剝
得身無寸縷,用她的七星軟鞭做綁繩,倒背手兒縛了個結實??蓱z蘭美貞剛穿好
的衣裙,又被脫得光光的,氣得她銀牙咬碎,卻又掙扎不得。

  羅小橙見美貞被擒,心慌意亂,使個破綻跳出圈外,慌忙敗退。只剩一個黃
賽玉,怎是行者對手?未及三合,被行者一棍打在膝蓋上,撲倒塵埃。行者上前
踩住,奪了素櫻槍,丟到一邊,拔根毫毛變作一根金絲軟索,晃一晃,抖一抖,
把黃賽玉也綁了個觀音坐蓮。

  余下三女人單力孤,四散逃亡,八戒求功心切,舉釘耙直追,轉過山頭,卻
誤入一個陣中。那呆子忽擡頭,不見天日,即抽身往外便走,那里舉得腳步!原
來放了絆腳索,滿地都是絲繩,動動腳,跌個禋踵:左邊去,一個面磕地;右邊
去,一個倒栽蔥;急轉身,又跌了個嘴躭地;忙爬起,又跌了個豎蜻蜓。

  也不知跌了多少跟頭,把個呆子跌得身麻腳軟,頭暈眼花,爬也爬不動,只
睡在地下呻吟。三個女子返回來,她三個都會些武藝,手腳又活,把八戒扯住,
順手牽羊,撲的摜倒在地。衆女按住,將繩子捆了,押回洞中,懸梁高吊起來。

  這吊有個名色,叫做「仙人指路」。原來是一只手向前,牽絲吊起;一只手
攔腰捆住,將繩吊起,兩只腳向后一條繩吊起。

  三條繩把八戒吊在梁上,卻是脊背朝上,肚皮朝下。那八戒忍著疼,噙著淚,
心中暗恨道:「我老豬這等命苦!只說是乘勝抓她幾個女子,豈知道落了火坑!
師兄??!速來救我,還得見面,但遲兩個時辰,我命休矣!」

  那羅小橙和沈綠珠把羅衫都解了,只穿著短裙、肚兜,手執皮鞭將八戒亂打
:「教你抓我姊姊!打你個長嘴的妖怪!」八戒被打得在空中晃來晃去,只是叫
苦不疊。

  肖阿紫道:「我們雖擒了這個長嘴妖怪,卻也有四個姐妹折在他們手中。我
見那雷公和尚好生厲害,若是打上門來,我們幾個恐怕抵擋不住。不如小妹去金
光山黃花觀走一趟,把舅舅金光道人搬來助陣,我舅舅法力無邊,自能降伏妖猴,
救出衆姐妹?!?br/>
  羅小橙點頭道:「阿紫妹妹說得有理,且從后門出去,一路小心,切莫中計?!?br/>
  阿紫道:「兩個姐姐看好這個妖怪,且把大門緊閉,那雷公和尚前來叫戰,
我們不理便是。等我舅舅到了,自有理論?!?br/>
  阿紫換上薄底小快靴,將娥眉刺插在腰間,收拾妥當,徑直去了。

  且說行者見八戒久久不歸,心頭焦躁,說:「莫不是讓那幾個丫頭給擒了去?
沙師弟且護好師父,看住這幾個女子,老孫去打探一下?!拐f完,化作一個癡蒼
蠅兒,隨風飛去了。

  到得洞口,只見石門緊鎖,里面傳來女子叱罵聲和八戒的呻吟。

  大圣道:「果是著了那幾個丫頭的道兒!」好大圣,搖身又一變,又變成一
只小蟋蟀兒,順著門縫爬了進去。

  只見八戒被吊在半空,打得直哼哼,兩個女子只穿著肚兜和綠紗裙兒,赤裸
著肩膊,各拿著一根皮鞭,輪圓了揍八戒哩。大圣正要挺身相救,轉念想:「不
用打!常言道:一打三分低,待我用個法兒,讓這倆丫頭昏睡便是?!瓜肓T把毫
毛拔下幾根,丟入口中嚼碎,噴將出去,念聲咒語,叫「變!」即變做幾個瞌睡
蟲,飛到二女的粉腮上。

  沈綠珠正打著八戒,忽然覺得手軟頭低,一陣困意襲來,閉眉合眼,丟了皮
鞭,便要去榻上睡去。羅小橙也覺得困倦難耐,四肢慵懶,她猛然一驚:「不好,
妹妹要睡,難道是那妖怪的暗算?」

  她強掙精神想拉起沈綠珠,那沈綠珠早已睡的不醒人事。羅小橙只覺一陣強
大的睡意襲身而來,再也支持不住,眼皮似有千斤般沈重,雙眼一閉,倒在床上,
什麼也不知道了。

  悟空現了本相,笑道:「倒也,倒也!」

  八戒見救星從天而降,喜道:「猴哥,快放我下來!」

  行者將八戒吊繩松開,八戒抖了抖身上的繩索,說:「猴哥,還有一個妮子
溜了,說是要到金光山黃花觀去請什麼金光道人來對付你呢?」悟空道:「八戒,
你先把這兩個丫頭捆綁妥當,押解她們與師父會合,我去追那條漏網之魚去也!」
說完化作一道金光去了。八戒道:「師兄小心!」他目送行者離去,撿起地上的
繩索,轉過身看著兩個昏睡不醒的美女,笑道:「再叫你們打我?看我這次怎麼
綁死你們……」

  不知過了多久,當羅小橙昏昏沈沈地從睡夢中醒來,只覺得渾身發冷,四肢
麻木難禁。她睜開惺忪的睡眼,見自己和師妹沈綠珠的衣裙已不知何時均被解去,
此刻兩人一絲不掛地被雙雙捆綁在床榻上,動彈不得。羅小橙駭極欲呼,嘴里卻
被塞了布條棉絲之類,鼓鼓囊囊地說不出話來。

  她「唔唔」地悶叫了兩聲,蠕動著赤裸的身子左右扭擺,想掙開綁縛,那手
腳上的繩索卻縛得甚緊,掙扎了半日,繩索非但沒有松脫,反而愈掙愈緊,勒得
她骨軟筋酥,再也沒法反抗。斜眼看師妹,見沈綠珠星眸半閉,芳唇微啓,睡的
正香,渾然不知已被脫光綁縛。她打量了一下周圍,見那長嘴妖怪早已不知去向,
地上淩亂地丟著一些自己和師妹兩人的衣衫。羅小橙心中焦躁,卻又做聲不得,
只有恨恨地等待。

  不多時,只聽見石門「吱吱呀呀」地開了,一陣女子的怒罵聲中,慕容紅、
黃賽玉、方青兒、蘭美貞四個姐妹反綁著雙手,赤裸著嬌軀,被推推搡搡地押了
進來。

  八戒、沙僧各執一條皮鞭,在后面隨意抽打,走的慢的,粉臀上早挨了一道,
打得四女翹嘟嘟的粉臀上滿是血印。

  四女來到洞中,見羅小橙、沈綠珠也被裸體綁縛,禁不住悲從心頭起,一個
個伏在床邊,嗚嗚咽咽地痛哭起來。羅小橙見大姐和三個妹妹都被折磨成這般模
樣,心如刀絞,只恨手腳被縛,櫻唇被堵,無法出言安慰。

  沙僧和八戒齊動手,把慕容紅和蘭美貞搭起,在洞中石柱上背靠背縛了,卻
將其他二女,一個觀音坐蓮,一個駟馬攢蹄,雙雙綁成一團,縛在床榻兩頭。

  唐僧走進洞中,見六個女子都被繩捆索綁,珠淚橫流,念佛道:「阿彌陀佛!
悟能,緣何將這六個女菩薩捆綁此間?快些解了她們繩索,衣服還了,放她們去
罷!」

  八戒道:「師父,你面前這些女子,莫當做個好人。她們都是妖精,要來騙
你哩?!?br/>
  三藏道:「你這呆子,當時倒也有些眼力,今日如何亂道!這些女菩薩有此
善心,將身子洗干凈了,要做齋飯齋我等,你怎麼說她們是個妖精?」

  慕容紅哭道:「師父!我們七姐妹確是良家女子,在這西天路上結拜修煉,
只因貪了這泉子,才住在這荒郊偏遠之地。這泉水有些時辰,若時辰過了,其水
便冷。我們姐妹貪圖洗澡,誤了齋僧大事,請老師父海涵,饒了我們!」三藏躊
躇不語。

  沙僧笑道:「師父,你那里認得!當年我老沙在流沙河里做妖魔時,若想人
肉吃,便是這等?;蜃兘疸y,或變莊臺,或變醉人,或變女色。有那等癡心的,
愛上我,我就迷他到河里,盡意隨心,或蒸或煮受用;吃不了,還要曬干了防天
陰哩!師父,你若人妖不分,定入她們套子,遭她毒手!」那唐僧那里肯信,執
意要饒了這些女子。

  八戒冷笑道:「師父,我知道你了!你見她們那等容貌,必然動了凡心。若
果有此意,俺八戒去伐幾棵樹來,沙僧尋些軟草,我做木匠,就在這里搭個大床,
你與她們幾個圓房成事,豈不快活?何必又跋涉,取甚經去!」

  那長老原是個軟善的人,那里吃得他這句言語,羞得個光頭徹耳通紅,拂袖
道:「罷罷罷!這幾個我也道不出是人是妖,先在此看管,待悟空回來,再由他
辨識罷?!拐f完轉回后洞去了。

  那室中只剩八戒沙僧和那六個女子,八戒笑道:「師弟啊,這正是時來逢美
色,運去遇佳人!這西天取經路上,凄風苦雨,吃苦受罪,百般苦處。幸而今日
擒住了這幾個如花似玉的丫頭,我們也溫柔一場。如今師父走了,大師兄也沒有
回來,我們就在此把這六個女子分了做耍罷!師弟,你一路挑擔辛苦,就給你個
床鋪,在這床上和這三個女子做耍,俺老豬要那柱子上綁著的兩個,和這個床上
睡著的?!?br/>
  沙僧道:「二師兄此言差矣!我們師父是金蟬長老轉世,十世修行的元陽,
他自然不肯破身,可大師兄一路降妖捉怪,風里來,雨里去,若是不給他留上兩
個,豈不顯得兄弟情???俺只要床上躺著的兩個,其余駟馬攢蹄捆著的,就留給
大師兄吧!」

  八戒笑道:「那猴子只惦記那小妹,已化作金光急乎乎地追了去,料想現在
已把那雛兒剝光了,不知躲在哪個洞里嘗鮮哩!你推三阻四的,莫不是下面家伙
軟了,不聽使喚?若如此俺老豬一人全包了,你去洞口陪師父站崗?!?br/>
  沙僧本是個直性人,被八戒一激,紫漲了面皮道:「俺老沙當年在流沙河,
也曾習得采陰補陽熬戰之法,若干起男女交合之事,也不輸給了你!」

  八戒笑道:「好好!看我們誰撐到底!」說完脫了直裰,解去褲子,抱住慕
容紅,將雙腳上的繩索解了,架起粉蓮般的兩條玉腿,恣意縱送起來。

  慕容紅啐道:「不要臉的和尚!好經不去取,反來擺布老娘!」

  八戒笑道:「賊婆娘!由你嘴硬,一會兒讓你哭爹喊娘!」說完一頓大棒抽
送,痛得慕容紅銀牙緊咬,珠淚漣漣。

  沙僧見八戒入了道兒,也不怠慢,脫光了僧袍,爬上床來,捺住羅小橙的酥
胸,下面使個老僧撞鍾,往里便入。羅小橙羞恨交加,象條白魚般撲棱起來。沙
僧一邊擺布羅小橙,卻騰出一只手,在沈綠珠的胯下撫摸。

  沈綠珠腹下受觸,在昏睡中悠悠醒轉,猛一睜眼,見一胖大黑和尚正在身邊,
騎在二姐的身上前后聳動!沈綠珠大驚,慌忙夾緊雙腿,正想坐起,卻因雙手反
縛,坐起一半,腰間一軟,又重重倒下。

  沈綠珠蠕動了幾下,斜眼看四周,見衆姐妹一個個都被脫得赤條條地,捆得
象肉粽子般,東倒西歪地靠在一起掙命;自己擒住的那個長嘴和尚,此刻正架著
大姐慕容紅的兩條大腿發狠哩。

  大姐那冰清玉潔的人兒,被擺布得直翻白眼,嬌喘連連;二姐羅小橙那心高
氣傲的脾性,此刻也無奈地在臥那胖大和尚的胯下受辱。沈綠珠明白這是中了和
尚的迷魂計,姐妹們這才盡數被擒。環顧一遍,不見小妹肖阿紫,沈綠珠心中多
少有些期盼,希望小妹能搬來救兵,讓金光道人能救衆姐妹出水火。

  不提盤絲洞中春光大戰,單表悟空化作金光,片刻間追上了肖阿紫,見這小
姑娘正急匆匆地往前走哩。

  行者道:「我若打她啊,只消把這棍子往迎門一照,就叫做泰山壓頂,成爲
一團香泥??蓱z,可憐!打便打死她,只是低了老孫的名頭。常言道,男不與女
斗,我這般一個漢子,打殺這個美貌丫頭,著實不濟。不要打她,待我戲她一戲,
管教她乖乖自縛?!?br/>
  好大圣,捏著訣,念個咒,搖身一變,變作金光道人的模樣,在道邊涼亭里
喝茶。你看他怎生打扮——

  戴一頂紅豔豔戧金冠,穿一領黑淄淄烏皂服,踏一雙綠陣陣云頭履,系一條
黃拂拂呂公縧。面如瓜鐵,目若朗星。準頭高大類回回,唇口翻張如達達。道心
一片隱轟雷,伏虎降龍真羽士。

  肖阿紫看見舅舅在此,宛若天上掉下救星,溺水撈著稻草,慌忙搶進亭來,
雙膝跪倒,哭道:「舅舅救救孩兒!」

  悟空裝模作樣將她攙起,道:「乖女兒!不消哭!有何大事?」

  阿紫道:「我們姐妹七人在家中洗澡,被那個長嘴大耳朵的和尚把我們攔在
濯垢泉里,先搶了衣服,后弄本事,強要同我等洗浴,也止他不住。他就跳下水,
變作一個鲇魚,在我們腿襠里鉆來鉆去,欲行奸騙之事。見我們不肯相從,他就
伙同了一個黑和尚,行兇做法,要傷我們性命。大姐姐和方青兒都被拿去,若不
是我們有些本事,幾乎遭他們毒手。我們姐妹不服,與他敵斗,想救出大姐,卻
又被一個雷公臉的和尚擒住兩個?,F在剩下的兩個好姐姐不知存亡如何,我特來
請舅舅出山相助,望舅舅大顯神通,與我們做主!」

  悟空聞聽,變了聲色道:「不好辦,那雷公臉和尚是那五百年前大鬧天宮的
齊天大圣,頗有些手段,我恐斗他不過?!?br/>
  肖阿紫急道:「這卻如何是好?」

  悟空道:「不用打,不用打!常言道,一打三分低,我有一計,救你們姐妹。
你跟我來?!剐ぐ⒆舷嚯S其后。

  行者入房內,取了一條三丈長的烏梢麻青繩遞于肖阿紫,道:「你用這繩把
自己綁縛了,我自會去救你的那些姐妹?!?br/>
  阿紫驚道:「爲何要綁縛奴家?」

  行者說:「我曾在靈臺方寸山習得變化之法,待把你綁縛好了,我變作那猴
頭的模樣,押解你回盤絲洞,那些和尚料定不能分辨,我趁機擒住唐僧,讓他放
人。那猴頭雖然神通廣大,但他師父落在我手中,還不老老實實聽命。只是乖女
兒要受些皮肉之苦?!?br/>
  肖阿紫喜道:「舅舅妙計!只要能救出六個姐姐,就是把奴家捆死了,也是
心甘情愿?!拐f完轉過身去,背過雙手,任行者綁縛。

  行者暗喜,用麻繩做個套兒,先把她雙手手腕綁在一起,再從前胸繞了幾道,
直把肖阿紫胸前一對玉兔勒得高挺起來。肖阿紫求饒道:「舅舅縛輕些,奴家實
在是痛楚難熬!」

  行者道:「乖女兒,吃不得苦,綁不牢,騙不得那些和尚,若是被他們看破,
我們性命難保?!?br/>
  肖阿紫無語,任由綁縛了。

  行者將阿紫上身捆綁妥當,說:「乖女兒,還要脫了衣裳?!?br/>
  阿紫臉一紅,說:「怎麼,還要脫衣裳?」

  行者說:「你想那猴子,五百年前曾大鬧天宮,頑劣無比,如今擒住你這嬌
俏佳人,少不得動手動腳。若不將你的衣裙撕碎,怎麼顯得真實?」說罷抱住阿
紫,要解衣服。

  阿紫忸怩道:「舅舅是我長輩,袒身相見,多有不便?!?br/>
  行者說:「想當年我姐生下你,襁褓之中是我看護,拉屎把尿都是舅舅操辦,
你那些話兒我都看過,又何必忸怩?快些脫了吧,救人要緊?!?br/>
  肖阿紫沒奈何,被行者解去裙帶,剝去羅裙,脫去鞋襪,光著白嫩光滑的兩
條粉腿兒,站在行者面前。

  肖阿紫告饒道:「好舅舅,給女兒留一條內褲罷!此去路途遙遠,若是遇見
路人,也好遮羞?!?br/>
  悟空道:「不中!不中!要脫就全脫,免得多事!」說完把肖阿紫腰間的最
后一條淡紫色短褲也強行扯了去,肖阿紫春光乍瀉,羞得「嚶」地一聲,低下頭
去。

  行者又取來一根繩索,在中間打個繩結,一頭拴在阿紫的腰間,將繩索從阿
紫胯下勒過。那繩結正好壓在阿紫的花心里,阿紫「哎」了一聲,羞得暈生雙頰,
呻吟道:「啊……啊……舅舅,不要,好難受……」

  行者將繩索的另一頭在阿紫的后腰勒緊打結,拍拍肖阿紫的粉臀:「乖女兒,
忍著點,走兩步看看!」肖阿紫剛一邁步,繩結就在胯下摩擦,刺激得她一縷清
泉奔涌而出,渾身酥軟難當。

  肖阿紫哭道:「舅舅,我走不了!這繩索捆綁卻還罷了,胯下的這個繩結著
實難熬!」

  行者臉一板:「若是吃不得苦,救不得那些丫頭,我也無法?!拐f完假意拂
袖便去。

  肖阿紫心急如火,雙膝跪倒:「舅舅莫去,孩兒知錯了,孩兒忍住便是?!?br/>說完站起身來,一步三挪地走去了。行者現了真相,在后跟隨,暗暗發笑。

  可憐肖阿紫一個情竇未開的清純少女,在山路之上受這繩索摩擦的煎熬,怎
見得:

  皺娥眉,緊咬銀牙;努櫻唇,眼含淚花。身酥體麻,堪恨麻繩勒胯下;玉足
難移,可憐荊棘扎腳丫。爲救姐妹脫羅網,卻遭行者無情耍。這正是自古紅顔多
薄命,羞恨難當淚滿頰。

  且說肖阿紫吃盡千辛萬苦,終于走回盤絲洞,胯下已是春水淋漓,不能自持。

  三藏正在洞口打坐,見行者歸來,還押解著一個赤裸下身的妙齡少女,大驚
道:「悟空爲何施暴?」

  行者笑道:「這女娃子聽說師父取經虔誠,要跟你去西天呢!」

  肖阿紫扭頭看,見舅舅已經變化成孫悟空的模樣,連忙大叫道:「舅舅還不
快快動手!」

  唐僧詫異:「徒兒,你何時又有了這麼個親戚?」

  悟空笑道:「半路上認的?!?br/>
  肖阿紫見悟空遲遲不動手,頓覺有幾分不對,厲聲斥道:「你到底是誰?」

  行者笑道:「認不得你孫爺爺了?」

  肖阿紫方知中計,破口大罵道:「不要臉的猢猻!

  竟敢耍奸弄計蒙騙本姑娘,我和你拼了!「說完撲上前來,伸腳就踹。

  悟空笑呵呵地伸手撈住肖阿紫的腳腕,另一只毛手就伸到姑娘的胯下撫摸。
肖阿紫又氣又急,抽腳又抽不回,恨得她杏眼圓睜,櫻口直啐。

  悟空道:「師父在此,我不好擺布你,且進洞去,和你姐妹相見罷?!?br/>
  說完放了手。肖阿紫聞聽姐妹們都在洞中,心中牽念,雙腳一得自由,便如
渴馬奔泉般呱唧呱唧跑進洞去了。

  唐僧疑道:「徒兒,這七個女子到底是人是妖?你一路降妖捉怪,且與爲師
說來?!?br/>
  悟空微笑:「此天機不可泄露,到時自有分曉?!拐f完陪三藏進洞去了。

  肖阿紫跑到洞中,只見自己的六個姐姐都被捆綁在洞中,一個個東倒西歪地,
遭受著八戒和沙僧的戲弄與淩辱。

  大姐慕容紅雙手反綁在柱后,兩條玉腿卻被高高吊起,大劈叉分開,坦露著
腹下的黑暈;二姐羅小橙反綁雙手跪在床尾,沙僧站在她后面,雙手環住羅小橙
的柳腰,在后面肆意淩辱;三姐黃賽玉被綁成觀音坐蓮,盤腿坐在床頭上,和羅
小橙面對面,眼睜睜看著二姐受辱,羞得面紅耳赤;四姐沈綠珠側臥在床榻邊,
手腳被縛,象條白魚般蠕動翻滾;五姐方青兒駟馬攢蹄,手足被反攏在臀后,雙
拳緊握,腳丫亂擺;六姐蘭美貞和大姐背對背反縛在一處,杏眼緊閉,哀哀待辱,
八戒正用兩只黑手,在她的胸前肆意揉摸。

  六個女子見肖阿紫也被反綁著雙手走進來,最后的一點獲救的希望也隨之落
空,七個姐妹面面相覷,不由得放聲大哭起來。八戒見又進來一個清純靚麗的女
孩,比其他六女更勝一籌,趕忙棄了蘭美貞,撲上前來,不想肖阿紫身段十分乖
滑,圍著床跑來跑去,八戒竟撈她不著。

  八戒叫道:「師弟幫忙,給我攔住這個妮子!」沙僧聞言,也棄了羅小橙,
兩人一起圍堵肖阿紫,阿紫雖有本事,哪里躲得過?沒跑兩圈,就被沙僧攔腰抱
住。

  兩人一齊動手,把肖阿紫的上身衣服也撕得粉碎,在一陣尖叫聲中,肖阿紫
也和自己的姐姐們一樣,被脫得身無寸縷………羅小橙被堵著嘴,喊叫不得,其
余五個女子齊齊大罵,叫喊聲、哭泣聲、呻吟聲、怒罵聲,響徹洞中。

  悟空陪著三藏走進來,三藏高呼佛號:「阿彌陀佛!大家靜一靜,聽貧僧一
言?!?br/>
  八戒和沙僧見師父進來,忙停了手腳,一邊侍立。七個女子也住了口,一排
妙目看著唐僧,等待最后的宣判。

  唐僧道:「西天路上,妖魔橫行,七個女菩薩身居荒野,貧僧不得不防。今
你們七人已悉數被我的徒弟所擒,待貧僧問你們一問,若是人,自當放你們離去
;若是妖,我的徒弟也給你們一個了斷?!?br/>
  衆女齊聲應道:「我們都是凡人,請長老饒命!」

  八戒慌忙道:「這些妖精善于變化,故意弄這些妖嬈之態迷惑師父,師父莫
要上當!」

  沙僧也說:「師父,俺老沙剛才和那女娃兒行床第之事,但覺幽寒清冷,深
不可測,此女絕非肉體凡胎!」

  唐僧問:「悟空,你待怎講?」

  悟空呵呵笑道:「師父啊,說到這些女子,有分教:靈霄殿上尋常見,蟠桃
園中幾度聞。正是天宮七仙女,爲試佛心下凡塵?!?br/>
  悟空話音未落,只見空中香花飄灑,祥云遍布,洞中多了一人,正是王母。
那些女子見行藏道破,均收了幻相,歸附在王母身邊。

  王母笑道:「我受西天佛祖之托,派我的七個女兒下凡試探唐僧。演繹了一
回,果見圣僧心如止水,見色不迷,足以西天取經。只是八戒沙僧被色所迷,沈
淪苦海,不宜再往,擬投入豬胎,六道輪回去也?!够5脙扇诉B忙跪倒,磕頭如
搗蒜,祈求王母開恩。

  唐僧也求情道:「他們倆雖心志不堅,但一路上挑擔牽馬,也有不少苦勞。
萬望王母以取經大任爲重,饒他們一次吧?!?br/>
  王母含笑將衣袖一抖,七個仙女霓裳競舞,格格嬌笑聲中,全都不見。

  八戒看著空空蕩蕩的盤絲洞,恍如南柯一夢。悟空道:「呆子,想什麼?快
些牽馬去,把飯吃了,好走路!」

  師徒四人收拾妥當,一路西行而去。書中暗表,取得真經之后,唐僧、悟空
都成了佛,唯有八戒沙僧因半途破了淫戒,雖然也經曆千辛萬苦,卻只落得個凈
壇使者和金身羅漢。足見色欲害人,諸君不可不引以爲戒。

               【全文完】

?

網站地圖 百度地圖 搜狗搜索 好搜搜索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警告:本站所有內容均來自廣大網友分享上傳站點所提供的公開引用資源站長無關,所有視頻及圖文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
?HEYZO中文字幕無碼_HEYZO高清中文字幕在線 |


大众麻将的基本玩法 香港黄金一诗两码中特 青海快3走势图下载 (★^O^★)MG银行抢匪2新手攻略 福彩25选7开奖号码本期 浙江快乐彩11选5玩法 大红鹰水心高手坛一尾中特 (-^O^-)MG冒险丛林_官方版 百度北京快3走势图 高频彩票全部停售 (^ω^)MG纯银3D新手攻略 (-^O^-)MG幸运妖精_正规平台 六肖中特一千怎样赔 (*^▽^*)MG花花公子_电子游戏 (*^▽^*)MG丛林快讯援彩金 26选5有几种玩法 新疆18选7的开奖结果